专访腾竞新游戏电竞负责人冯骁 2022全球冠军杯决赛前

三天前的2022英雄联盟手游全球冠军杯(ICONS 2022)半决赛,圆弧形的舞台被灯光完美地等分,一半属于红色,一半属于蓝色,缺口处则是红蓝交汇出的紫色。镜头渐渐拉近,两边的五人对战席各有两排,选手们上三下二地坐着。

来自WCS东南亚/大洋洲赛区的Team Flash坚韧地抵挡住JTeam的一波进攻,双方很快又在龙坑前打了起来。

Team Flash的选手抬起颤抖的手,挠了挠头,而JTeam选手似乎没有任何表情的变化,哪怕是刚取得四杀的Berry也没有表现出激动,他们以冷静甚至可以说冷酷的方式零封对手,与同赛区的NOVA会师决赛。

英雄联盟手游职业联赛WRL,受限于疫情,只能以线上的方式进行,却有出色的招商表现以及优异的竞技成绩——今晚八点的狮城新加坡,首届英雄联盟手游全球冠军杯将会上演WRL内战。

电子竞技杂志:国内比赛都是线上进行,四支战队出国参加线下比赛有遇到什么困难吗?

冯骁:最大的困难是办理护照。我们递交签证的时候,上海还处于疫情管控状态,受到了一些影响。真的很感谢上海出入境管理局,我们最终拿到所有护照,能够顺利前往新加坡参赛。

电子竞技杂志:您在很长时间里都是负责英雄联盟端游,为何转到手游?您认为手游与端游在赛事搭建上有何共通处?

冯骁:从2012年开始,我就负责LPL搭建以及英雄联盟整个品牌,算是比较有幸参与了LPL从零到一的过程。

2020年,公司内部将要进行未来架构的调整,准备成立一个新游戏电竞团队。我本身对英雄联盟还是很热爱的,加上说有新的游戏形态,做了八年时间的LPL,也想有点突破,挑战一下——英雄联盟手游其实只是新游戏电竞的其中一个项目。

关于共通处,LPL以大众赛事起步,那时我们做的是城市英雄联盟争霸赛,通过大众赛事的冠军——当然,我们还有一些服务器争霸赛——组成LPL的季前赛。我还记得2013年1月在上海戏剧学院莲花路校区举办的季前赛。到了英雄联盟手游,我们也是借鉴了这种方法,去年通过全国大赛决出六个晋级职业联赛的名额。

2013年,我们在LPL做过明星表演赛,算是首创的泛娱乐合作模式。我们在英雄联盟手游也是如此,例如去年开辟的影响力赛道,由明星作为俱乐部主理人的形式来参与电竞。

冯骁:首先是移动电竞场景,需要满足移动电竞的特有需求。比如舞台设计,我们使用了与手机等比例的屏幕。又比如对战席设计,我们准备了更符合人体功能学的电竞椅——职业电竞选手的健康是一个非要重要的问题,无论是比赛还是训练,他们有大量时间是坐着的,对身体不太好,我们为此做了很多努力与尝试。

还有一个是,借助LPL十年积累的资源,我们英雄联盟手游从一开始就开辟了LPL单独赛道,希望那些跟我们合作多年的俱乐部能在新项目上有继续合作的机会。

电子竞技杂志:此前几年,应该说王者荣耀对移动电竞做了些塑形,您怎样看待这件事?英雄联盟手游要如何做出差异化呢?

冯骁:我觉得王者荣耀电竞赛事发展是很好的,因为我们能看到LPL与KPL算是目前国内最头部的两个电竞联赛。KPL确实是为移动电竞建立了一个很好的基础。我一直都说,我们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,无论是LPL还是KPL,都有很多地方是值得我们学习的。

其实我们在英雄联盟手游没有参考太多移动电竞的范式,因为我们整个团队的经验更多来自于LPL。就像我前面讲的,我们的赛道赛程、资源机遇等等,不少是从LPL转过来的,我们思考的是LPL里面的东西怎样运用到移动电竞里。

电子竞技杂志:目前MOBA类移动电竞项目挺多的,这个细分领域内英雄联盟手游电竞的观众是哪些人?

冯骁:MOBA类移动电竞项目确实很多。我们的观众肯定最大一部分是英雄联盟手游玩家。我觉得我们依然会吸引很多英雄联盟这一IP沉淀下来的用户,他们看懂英雄联盟手游会比较容易。

冯骁:首先,对于不是很了解英雄联盟IP或者不是LPL观众的人,要让他们能够看懂英雄联盟手游的比赛,我觉得这是需要不断去做的。

其次,我们希望能够展示英雄联盟手游不一样的地方、不同于其他移动电竞的观赛体验,比如我们能够架构出来的全球体系,比如我们为常规赛做的非常漂亮的舞台——我们想了很多办法来优化观赛体验,因为疫情原因没有办法实现,希望这些能在未来展示给大家。

我觉得我们也是在依赖英雄联盟的全球资源。英雄联盟端游电竞在全球发展得很好,VALORANT在海外发展也很好,能够发挥全球影响力。还有去年推出的动画《双城之战》,无论是在网飞还是在腾讯视频都获得好评,有很高的播放量,就连陈奕迅为此写的《孤勇者》,现在也算是全网最火的歌曲之一,有利于我们发展新的用户。

前段时间,有个人跟我讲了他自己的经历。他以前没有玩过英雄联盟端游,只是全球总决赛会打开看一眼。他和他的女朋友都是因为《双城之战》这部动画才开始了解英雄联盟,进而想要玩一玩游戏。英雄联盟端游已经是一款发展有十年的产品,里面有很多英雄,对于他们这样的新用户来说,上手还是比较困难的,他们就选择了英雄联盟手游。

这是我在生活中遇到的真实案例,可以看到从泛娱乐产品到游戏用户、再到电竞观众的过程。

电子竞技杂志:拳头游戏的三个电竞项目,英雄联盟端游、英雄联盟手游以及VALORANT,您个人觉得英雄联盟手游在其中处于什么位置?应该起到什么作用?

冯骁:英雄联盟手游是这三个项目里面唯一的移动电竞项目。我觉得世界不同地区的电竞发展是有非常大的差别的,比如基于主机、基于端游的游戏在欧美市场会比较多,比如移动游戏在东南亚、南美等新兴市场更容易被接受,英雄联盟手游就是在扮演一个必要的新角色,这是新的计划、新的挑战。

电子竞技杂志:WRL算是轻装上阵,如何做出开赛决定?如何判断赛事启动时机是否成熟?

冯骁:3月19日开赛,不久后上海就进入疫情管控的状态。我们制作中心所在的浦西,静态管理是从4月1日开始的,而我们的直转播团队早在3月16日就开始闭环生产,因为我们预判这场疫情的影响会比较大,果断做了先把核心团队派过去的决策,一边工作一边观察情况。

现在回过头来看,这是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。当时谁也不会想到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,也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决定会帮助整个赛事顺利开展。我觉得那个时候决策本身就是很难的,各种生活工作保证都有一些问题。

从3月19日到5月15日,接近两个月的时间,无论是制作中心的员工,还是居家办公的员工,都面临着工作的压力、生活的压力,但大家都抗住了,没有一天的WRL比赛被疫情影响。比较遗憾的,前面我也说了,一些非常有意思的方案和设想因疫情而没有办法实现,要等未来有机会再呈现给观众。

3月19日开赛是写在我们年初的计划里的。一开始我们在设计整个生态体系的时候,包括去年各个赛道、今年职业联赛WRL、现在的2022全球冠军杯,其实都是很早就定下来的,是基于整体赛制的安排。不过我们原定计划是3月12日开赛,因为一些原因改到一周后,算是在2月底3月初做了决定,3月19日开赛。

电子竞技杂志:除了那些非常有意思的方案和设想无法呈现,疫情防控的客观条件下WRL在生态建设、品牌营销等方面是否会遇到困难呢?

冯骁:主要挑战还是在整个赛事的举办。别的问题可能就是我们与合作伙伴的活动,因为疫情,我们没有办法去做太多基于线下的推广性活动。我们的赞助商,包括可口可乐、光明、起亚等,都有不少线下活动需求。表现形式上面,我们没有办法达到本来预期的样子。

冯骁:我希望WRL能给观众带来比较新颖的电竞体验。不光是在我们的赛场上可以看到非常精彩的比赛,还能跟现实生活产生一些联系、跟他们的兴趣爱好产生一些联系。我觉得移动电竞未来有更多可能性的,无论是比赛场景上面,还是在比赛逻辑上面,我都希望WRL能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,也会跟LPL不太一样的路。

冯骁:我希望是,随时随地的、年轻的、潮流的、轻松的,这是我们想要走的方向。任何电竞项目的内核都是对抗,这是不会变的,但我们会希望WRL更轻松、更好玩一点。

冯骁:我可能还没有办法谈太具体的措施,因为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课题,先让我们试试看,能不能摸索出一些有意思的东西,并不说我们走的方向是绝对正确的。

冯骁:从视觉效果、品牌包装到我们各种各样的合作方式,比如我们跟陈卓璇合作的歌曲、罗云熙参加的明星表演赛、跟NBA的联动,我们想要找年轻人喜欢的潮流文化、潮流IP来做。

电子竞技杂志:前面说到健康,除了人体工学设计,当然,还有不久前的集训营,WRL做了哪些尝试?能具体说说吗?

冯骁:选手们还比较年轻,我们希望他们的生活工作都能更健康一点。我们会给俱乐部一定的指标,让他们对选手的身体素质进行一些考察,让俱乐部能够督促选手锻炼身体。就像集训营的时候,我们有一个专门的体测,类似于中考高考的1000米、50米、跳远,未来我们可能会把这个作为选手注册的硬性指标。每个选手的身体情况不太一样,我们会跟上海体育学院合作,制定一个比较科学的衡量标准。

冯骁:这确实是我们目前内部讨论的一个问题。我觉得联盟化是一个很好的方向,不管是LPL还是KPL,其实都证明了联盟化对于MOBA项目是一件非常有价值的事情。目前我们的问题是在于,我们希望的联盟化是什么样子、什么时候进行联盟化。我们也在进行调研,俱乐部、合作伙伴比较希望的模式是什么样子。

冯骁:第一,整个联赛是具有一定的商业的价值,只有联赛具备商业价值,俱乐部才会愿意跟你玩。第二,我认为联盟化起到非常重要的、稳定大盘的作用,相比升降级,它能更好地选择合作伙伴、更好地选择未来发展方向。第三,我认为要看整个电竞的发展,从游戏电竞的客观情况以及项目用户的客观情况来综合分析。

冯骁:从去年各赛道选拔到WRL开赛,再到目前为止,每一次比赛的每一次数据都有比较大幅度的增长。任何项目的发展都会需要时间才能进行沉淀,才能产生明星选手与精彩故事。WRL的第一步是要把每场比赛做扎实,让比较核心的用户能够持续关注我们的比赛,接下来是走出属于自己的那条路。

电子竞技杂志:这次2022全球冠军杯,四强3支WRL战队,决赛WRL内战,目前WRL赛区在全球属于领先水平对吧?

冯骁:我认为每个电竞项目都会有这样一个周期,比方说英雄联盟前六七年基本上都是韩国LCK垄断冠军,又比方说传统FPS也是欧洲几乎垄断的情况,每个赛区都有他们擅长的地方。

移动电竞这方面,中国的生态发展是比较快的,整体配套的成熟度也非常好,因此这样的成绩是在我们预期内的。这次我们也能看到东南亚的Team Flash以3:0击败我们的JDG,我觉得其他赛区的水平是会很快追赶上来的。随着各赛区间的交流增加,其他赛区也会变得越来越成熟、更体制化,彼此的水平会不断拉近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Author: admin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